破天录

唐川 作品

????国师常远的出现让这里所有人都极其的惊愕而震撼,因为这个老人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了,就像这个人就甚至有些人私下里怀疑,这老不死的老妖怪是不是死了?

????可过去的两百多年中,并不是没有人怀疑过这一点,甚至有人大着胆子向乾坤神教发起过攻击,企图一举掀翻乾坤神教的统治地位

????可每当乾坤神教出现危机时,常远就会出现,然后不管对方来多少敌人,多么强大的敌人,他都能以一己之力击败强敌!

????久而久之,常远成了一个符号,而不是一个真真切切的人

????世人都知道常远是乾坤神教的教主,可常远长什么样?他会怎样的神通?他强在什么地方,他有什么弱点?

????这些世人统统都不知道

????寻常一个门派,教主的石像、画像往往会广而告之,供弟子们瞻仰

????可乾坤神教并不是,乾坤神教从来不悬挂常远的画像,更没有耀武扬威的竖立过常昆的石像

????就像大齐的开国和开疆的两位皇帝:齐太祖和齐太宗,他们的石像便在天下第一关处摆放着,震慑天下,已然成为一个历史景点和地标建筑

????但常远并没有,他似乎并不需要这些帮助教主竖立威信与威严的东西,他也不需要弟子们在看到他的时候充满敬畏与敬仰

????所以哪怕是这里绝大多数的乾坤神教的弟子都没有见过常远长什么模样,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丑是俊,统统都不知道!

????整个乾坤神教上万人,只有两个人见过常远的模样

????那就是常昆与谢天元

????也正是谢天元的举动让他们知道眼前这个老人便是国师常远!

????直到今天,这些乾坤神教的弟子才知道常远究竟长啥模样!

????谢天元看到常远后惊愕不已,他在行礼过后,上前躬身低声问道:“老祖宗为何突然出关了?”说着,他看了李乘风等人一眼,有些阴冷的说道:“是不是跟他们有关?老祖宗有什么吩咐,弟子这便去做!”

????常远微微瞥了谢天元一眼,他淡淡的说道:“天元呀,几十年不见,你修为毫无寸进呀!”

????这一眼便将谢天元的实力底细看了个透,可这个乾坤神教第二号人物却不敢有半点否定意见,他躬身道:“老祖宗教训得是,弟子驽钝,给老祖宗丢脸了”

????常远叹了一口气,道:“我曾经跟你说过,修行一事,不在法也不在器,不在道也不在术,而在人心!”

????谢天元苦笑道:“老祖宗明鉴,这句话弟子一直铭记于心,可……弟子这几十年却始终不得门而入”

????常远摇了摇头,道:“时也,命也!”

????谢天元唯唯诺诺,但心中却很不以为然,最早听到常远这样点拨自己的时候,他兴奋若狂,自以为得到了教主的真传

????可是……修行在人心,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太难了

????这要从何入手?

????谢天元自己摸索,广收教众人心,可他的所作所为立刻引来了乾坤神教常氏一系弟子的强烈敌视,对其展开疯狂打压

????谢天元为了对抗常氏弟子们的打压,他拼命团结乾坤神教内部其他非常氏弟子们,而这些不是常氏弟子自然是人数众多,他们也都紧紧的围绕在了谢天元的周围,形成了一股极其庞大的势力,从此乾坤神教正式出现分裂

????如果不是常远还活着,乾坤神教瞬间就会一分为二,两边都认为自己是正统

????而导致这局面的***就是常远的这句:修行在于人心!

????谢天元可不是傻子,当他根据这条路修行十几年却毫无半点寸进时,他就已经察觉出不太对劲了,可这时候的谢天元已然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正式拉开了乾坤神教的内斗序幕,内战已经开打,他自然不可能半途而废

????于是他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这无休止的内战之中

????常昆虽然实力不如谢天元,但也不是绣花枕头,而且他继承了常氏弟子几百年深厚恐怖的积蓄遗产,五百年的发展让常氏弟子本身就已经壮大成为了一个可怕的巨无霸,他们直接占据了乾坤神教人数的三分之一

????虽然人数较少,但他们掌握着更多的核心资源,因此与人数众多的谢天元他们一系弟子打得有来有往,不可开交

????在外人看来,乾坤神教是不可一世的庞然大物,深渊魔物,可谢天元作为当事人,他非常清楚,眼下的乾坤神教是历年来最为虚弱的乾坤神教

????虽然体量庞大,可教派内斗严重,教务人员贪腐成风,弟子们战斗力虽然依旧强大,斗志依然旺盛,可无休止的内斗极大的损耗了他们的力量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妈的那句:修行在于人心而引起的!!

????谢天元心中暗自腹诽,他正想着,常远直接越过了他,上前对着众人缓缓的说道:“诸位都是稀客,难得来神教做客,不妨在神教四处走走看看”

????众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五百年来高高在上的第一人就像一个家中的长辈一样,微微笑着看着他们,而且丝毫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这一下谢天元可就有些急了,他把这些人带回来,可不是让他们来做客的!

????为什么谢天元要亲自带队来给李乘风他们一个下马威?还不是因为他知道乾坤神教现在远没有外人想的那么强,而眼下神京又是风云汇聚,最是能搞事的一帮人都来了神京,如果一个炸锅,那乐子可就大了!

????所以他必须杀鸡儆猴,否则那些一直蠢蠢欲动想要挑战神教威严的人又一次会冒出来!

????听说太子已经联络了许多力量,准备再一次向乾坤神教发起挑战!

????大齐的皇族有挑战乾坤神教的“传统”,每一次都是以皇族的失败而告终,每一次也都是杀得血流成河,是震惊天下的大血案

????虽然每一次乾坤神教都能胜出,但每一次乾坤神教付出的代价都极大

????谢天元低声在常远身后道:“老祖宗,这些人是疑犯,是要带回来问清楚一些事情的”

????这话刚说完,李乘风便立刻道:“明明是苦主,为何成了疑犯?莫非乾坤神教也要黑白颠倒,是非不分么?”

????这一句话说完,欧阳绣等人都吓得傻了,他们立刻下意识与李乘风拉开了距离,想要离这个敢在常远面前炸毛的愣头青远一点

????谢天元也立刻扭头盯住了李乘风,目光极其不善

????李乘风当然能猜到谢天元想要做什么,所以他抢着在常远面前率先发难,因为他察觉到常远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而且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似乎带着审视,那种很平静的长辈审视晚辈的目光

????谢天元没有第一时间反驳李乘风,因为常远在这里就轮不到他先说话

????常远微微一笑,对李乘风道:“十几年不见,原来你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这话一说完,李乘风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感情自己和国师常远还是老熟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