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让你窝心 作品

????脱欢当然不敢贸然上城观战,自从上次遭到宋军神枪手的狙击后,他便将上城视为危途,因此只是催促拉忽多快说在这危急时刻,拉忽多也放下负担,合盘将自己的怀疑和猜想全盘托出

????此前,拉忽多也并没有怀疑过南朝小皇帝使诈,毕竟负责和议的行省右丞马绍前后十多次深入敌营,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经过的营区皆驻扎着大量士兵,恰逢开饭之时各营也是炊烟袅袅,岸边的港口上停满了粮船……一切都表明宋军在城外的兵力保持着满员,毫无撤军的迹象

????脱欢发现的这一切也让脱欢以为自己的缓兵之计得逞,只要静待玉昔帖木儿来援后,双方里应外合就能解围所以脱欢才能心甘情愿的将金银、珠宝、美女及良马不断的送进宋营,在南朝小皇帝面前装怂,对其所求基本上是无条件满足,根本没有意识到其暗中布置,瞒过了脱欢的眼睛

????直到在宋军以玉昔帖木儿南侵为名,下达若不献城投降便要攻城的最后通牒之时,脱欢及满城文武仍都相信南朝大军仍在城外在今晨宋军未获答复,开始调集军队威逼城下,拉忽多代主子巡城之时才豁然发现城外的宋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

????宋军的主力在北城,而东、南、西三个方向排布的战阵都大为缩水,目测绝不会超过万人,而宋军拔营之后只留下一片旷野,没有留守一兵一卒,尽数开赴城下拉忽多也怀疑宋军将部分兵力埋伏在城外要道之上,以伏击从城中突围的元军,但他转了一圈后却发现宋军在兵力部署上基本平均,并没有采用惯用的‘围三缺一’的战术,显然他们的打算就是要将扬州城中的元军尽歼,因而才没有给他们留出‘活路’

????而另一件事也引起了拉忽多的联想,昨天在接到宋军的最后通牒后,众官议事他也在跟前大家皆以为玉昔帖木儿趁南朝江东兵力空虚之际渡江南侵,围城的宋军获知消息后必然是惊慌失措的迅速撤军回援,根本无心在扬州城外耗着他当时也深以为是,认为宋军发出的最后通牒是虚张声势,为撤军放出的烟雾

????但眼下的情形却是给了拉忽多当头一棒,宋军不仅没有按照他们所料的撤军,而是依前言发起了攻城,更让他诧异的是南朝皇旗还出现在夹城的笔架山上如此不仅是彰显了其的存在,还表明了宋军攻下扬州的决心他将两下所见勾联在一起再想,真相便显露出来,这个新发现可以说让他是心惊肉跳显然南朝小皇帝早已有了计较,将围城大军暗中调回了江东,做好了套等着玉昔帖木儿来钻,而攻城的时机也就显得更为可疑

????“如此说来,攻城的宋军兵力大减,基本与城中的我军兵力持平,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攻克扬州只怕也并不容易吧!”脱欢听完却是面露喜色地道

????“殿下,话虽如此,但是宋军火器凶猛,我军几无招架之力两军尚未接战,我军死伤就极为惨重,如此下去不等宋军上城就折损殆尽了”拉忽多对于殿下奇特的脑回路有些无语,宋军人数虽少,可手握利器,战斗力得以成倍的增强;而己方多为骑军,擅长往来冲突,但城内狭小,又被堵在城中,优势根本无法发挥,一增一减之下足以弥补兵力上的不足

????“唉,本王就想不明白,明明玉昔帖木儿已经深入江东腹地,就算其早有准备也该坐镇临安,为何偏偏跟本王过不去!”脱欢虽然无奈的接受了现实,但还是心有不甘地道

????“殿下,如此状况下,已然明了!”见脱欢还存在侥幸,拉忽多皱皱眉再道,“玉昔帖木儿此次渡江南下,不仅尽起两淮之兵,甚至将屯驻江北行省的两个都万户府的兵力抽调一空,被困扬州城内三个万人队可以说是两淮地区最后的兵力,一旦南朝攻下扬州城,则两淮之地再无可战之兵了”

????“啊?!”脱欢听后立刻像被抽了筋一般软了下来,他实在没有想到南朝的小皇帝所图竟然如此之大而事实上也正如拉忽多所言,宋军一旦聚歼了南下之敌和攻克扬州后,大举北进就如入无人之境,可轻取两淮南北,兵威京畿地区

????“殿下,北边炮声愈加密集,城池危在旦夕,要当机立断啊!”见脱欢失神,拉忽多急忙提醒道

????“……”此时脱欢有种万念俱灰地感觉,脑袋一个比八个大,拉忽多的话可以说击碎他长埋在心中的一个梦想

????都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天家,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是好皇子按照蒙古‘幼子守灶’的旧例,脱欢作为忽必烈的老儿子应该继承汗位,但是在汉臣们的游说和坚持下,忽必烈改祖制行汉法——以嫡长子继位,如此一来真金登上太子之位而他作为父汗最宠爱的幼子则被分封到了江南,远离了中枢,与汗位失之交臂

????按说忽必烈对脱欢并不薄,江南富庶,人口众多,他手握江南军政大权可以说是风光无限但是脱欢却并不满意,并以为这是父汗为给真金上位扫平障碍之举且他到了江南之后战事不断,忽必烈征日本、安南、占城,平定俚乱,都是从江南抽调兵将频繁远征,而他也以为这是自己倒霉的开始

????虽说胜败乃是兵家常事,但是脱欢到了江南后,历次征伐却是胜少败多,两次攻琼皆以失败告终,征安南先胜后败损兵折将,平俚也是不顺,多次用兵仍然动荡不止这导致大汗震怒,削减其权,并不准进京觐见本是自己无能,脱欢却不这么以为,他认为正是自己无法继承汗位才被送到远离中枢的江南,而失宠也皆是大哥真金和一班汉臣们向大汗进谗言所致

????在忽必烈病死后,按照惯例分封在外的皇子皆要前去奔丧,并与驻守蒙古旧地的宗王推举新汗可真金为了能继位却秘不发丧,而是先行联络诸王密商继位之事,脱欢本来就怀着夺嫡的心思,可他知道有父汗不准觐见的诏令在先,真金大可利用此事将自己屏蔽在人选之外为了能获得前往和林的机会,他不得不答应助真金继位,到了地方再做计较

????按照彼时的局势,脱欢掌握江南军政大权,麾下有三十余万蒙古和南宋新附军,又有阿里海牙、刘深、唆都等能征惯战的大将,并攥着朝廷半数的赋税,‘江南王’可谓是名副其实他有钱有兵,若是能获得蒙古诸宗王的支持,完全有能力与真金争夺汗位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避于琼州的小贼以护陵为名兵发江南,趁江南群龙无首之机夺占了整个江南,而真金却见死不救,即不肯放其南归,也不发兵救援这让脱欢一下失去了根本之地,再无与真金一较高下的的本钱,迫使他屈从其下,成了一个闲居扬州的闲散王爷

????到了扬州后,脱欢夺嫡的心思渐稀,便利用自己亲王的特权和扬州发达的盐业,将精力投入到了敛财大业中,很快他的生意就遍及江北沿岸,着实攒下了不小的家业若是没有南朝发兵扬州,脱欢可能也就乐于当一个富家翁了,可他却在这场战争中发现了机会,于是夺嫡的心思又活泛起来啦!

????脱欢知道真金继位后日子也过的不好,失去了江南这个钱袋子,朝廷是万事不顺,仗都打不起了,只能将有限的财力用于镇压西北叛乱,无力在进行收复江南的战争且对诸王的封赏也逐年减少,引发旧宗王与汉法派的争执不断迫于压力又不得不起用理财派的桑哥,打压汉法派以缓解朝廷内部的矛盾,可这也让其失去了最为有利的支持也知真金自继位后是旧疾缠身,身体每况日下,以他看是时日无多

????于是脱欢将此次南朝入侵视为自己翻身的机会,利用蒙古军援扬州连番失败的机会及马绍的‘无能’,迅速掌握了扬州军政大权和数万军队他的算盘打得很好,一边督促玉昔帖木儿领大军出援扬州,一边让马绍与南朝保持接触,为自己进一步控制两淮,进取京畿地区做准备

????脱欢想的很好,他知道以南朝军队的战斗力,玉昔帖木儿必然会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将其逐回江南,自己控制的军队就能一方独大,就可迫使真金放权给自己有兵在手,他就可东山再起逐步扩大实力,把两淮收入自己的怀中而与南朝保持联系,不仅可以维系两方‘良好’的经济关系,篡取更多的钱财;且可以利用其给朝廷施以威胁,迫使真金进一步放权

????“突围!”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南朝小贼是棋高一着,将脱欢的美梦击的粉碎,想拼都拼不起来了当这并不表明他要坐以待毙,沉吟半晌后,咬着牙沉声道……